Skip to main content
en flag
nl flag
zh flag
fr flag
de flag
ja flag
ko flag
ru flag
es flag
Listen To Article

历史小说是一种棘手的说法。我们有过去的信息,但通常会缺少不少信息。用逻辑或想象的方式填补空白很有趣,但偶尔会产生误导、更有趣、更现实或更成问题。例如,历史记录中没有任何内容可以证实亚伯拉罕·林肯实际上是吸血鬼的杀手。但我理解故事情节的吸引力。我最近读了金伯利·布鲁贝克·布拉德利的《杰斐逊之子:开国元勋的秘密孩子》。这本书面向年轻的成年读者,讲述了托马斯·杰斐逊、他的奴隶莎莉·海明斯和杰斐逊与莎莉·海明斯的四个幸存孩子:威廉·贝弗利、哈丽雅特、詹姆斯·麦迪逊和托马斯·埃斯顿的故事。历史记录非常清楚,莎莉·海明斯在蒙蒂塞洛被奴役时有四个孩子,这些孩子长得很白,像托马斯·杰斐逊,被托马斯·杰斐逊释放。1822年两个年龄较大的孩子被允许离开,另外两个孩子在他的遗嘱中获释。莎莉·海明斯没有被杰斐逊释放,但在杰斐逊去世后,杰斐逊的女儿允许她离开蒙蒂塞洛,并与儿子们住在弗吉尼亚州夏洛茨维尔。历史记录也很明显,关于托马斯·杰斐逊及其奴隶萨利·海明斯的谣言很多。1802年,杰斐逊竞选美国总统时,记者詹姆斯·卡伦德在弗吉尼亚州里士满的一家报纸上写道,杰斐逊 “把他的一位奴隶当作妃妃”,名叫萨利,杰斐逊有几个孩子。据我们所知,萨利·海明斯没有留下任何书面陈述。在20世纪90年代,脱氧核糖核酸证据最终表明,托马斯·杰斐逊与莎莉·海明斯生了孩子。对21世纪的听众来说,关于奴隶制的教学很困难。但是对我来说,最难理解的部分是日常生活以及奴隶及其主人之间的亲密生活。历史记录经常表明奴隶的出现。但是,历史记录很少能清楚地表明被奴役孩子的白人父亲。但是,我们知道这种情况经常发生。很难想象和奴隶一起生活。还有有孩子的奴隶,其中许多人看上去很白人。或者看起来像大师。或者是他的儿子。或者是他的兄弟。这是每个人都知道的秘密,但很少有人对此说什么。每个人都在低声说谁是父亲。大多数人注意到家庭的相似之处。然而,历史记录对这种常见做法基本保持沉默。弗雷德里克·道格拉斯在1845年出版的《叙事》中这样说:“我父亲是白人。我所听到的关于我的血统的话都承认他就是这样。还有人低声说我的主人是我的父亲;但是对于这种观点的正确性,我一无所知。”道格拉斯接着对生奴隶的做法发表了这样的评论:“关于我的主人是我父亲的耳语可能是对的,也可能不是真的;而且,无论对还是错,这对我的目的影响不大,而事实仍然是,奴隶主已经规定并依法规定,奴隶妇女的孩子在任何情况下都应遵循母亲的状况,尽管这非常可恶;而且做得太明显了,无法控制自己的欲望,让满足他们的邪恶欲望既有利又愉快;因为通过这种狡猾的安排,奴隶主,在不少情况下,向奴隶维持了主人和父亲的双重关系。”每个人都注意到了。你必须非常努力才能不注意到这种做法,历史记录反映了混血儿的一些证据,但官方没有承认这种做法。这也使一些人很容易否认曾经发生过这种做法。托马斯·杰斐逊允许他被奴役的孩子获得自由,但这种情况很少见。我希望 Sally Hemings 能写自己的故事,但她没有。或者,如果她写了,故事就没有被保存下来。

Rebecca Koerselman

Rebecca Koerselman teaches history at Northwestern College in Orange City, IA.

4 Comments

  • Jill Fenske says:

    Ah, how many stories of the vulnerable ( slaves, women, working poor ) were not preserved. We would be richer for them.

  • Rebecca,
    Once more, thank you for your work. Having just come back from the Holy Land with the “She is Called” group, I really lament the absence of the female narrative.

    Blessings,

    Mark

  • James C Dekker says:

    One more example of the “Victor” writing oting history?

  • Pamela Spiertz Adams says:

    Rebecca, I have heard this story many times and it strikes me as extra fodder to add to our country’s BIG SIN which is slavery. Very sad first for the slavery and second for not freeing people you were so close to. Of course, we have to think there was some closeness-how could it not be.

Leave a Reply